鲜鲜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无人生还(2)灵异鬼

来源:鲜鲜文学网   时间: 2021-07-09

 火堆因为没有添加新的柴火而慢慢地小了下去,暗红的光亮像是夕阳西下。这时林依薇说道:“上面有三间房,你们上去睡吧,我和夏宇在下面就可以了。”

  “真是没劲。”叶枫吐了一口气,“本来还想刺激一下的,现在什么心情也没有了。睡觉去。”他站起身来走到楼梯旁,突然又折了回来从柳青文的身边经过,低声地说道:“你的画真像一泡狗屎。”

  柳青文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来,他看到叶枫已经端着一盏油灯上楼去了。然后他继续在窗边看了一会儿雨才站起来。他将旅行包提起来放到桌上,从里面拿出画板和画笔,想了想又拿了一把小刀塞在口袋里,这才慢吞吞地上楼去。茉莉默默地跟在他后面上了楼。

  林依薇的头不自觉地靠向夏宇的肩膀,夏宇伸过手臂搂住林依薇的腰。

  林依薇悲伤地说道:“本来说好是分手旅行的,戒指也丢了,什么都是一团糟。”

  “我们不要分手了,好不好?”夏宇盯着林依薇的眼睛。

  林依薇点了点头:“嗯,我们以后不要再吵架了。”

  他们互相依偎着睡着了。

  沙漠上呼啸的风声依然在继续,像是永远也不知道疲倦一般。

  林依薇半夜的时候好像被楼上的脚步声惊醒了。她朦胧中问了一句,谁在楼上走啊?夏宇轻轻地拍了拍林依薇,说道,没事呢,也许是老鼠,或者是他们谁上厕所呢。于是两个人又沉沉地睡去了。

  四

  稀薄的光亮缓缓地照射进来,像是一只悄然探进木屋的手。

  急骤的敲门声打破了原有的沉静,让夏宇和林依薇猛然惊醒了。林依薇的身子缩了缩,看着夏宇。

  “谁?”夏宇问道。

  敲门声依然在继续,却没有人回答。

  夏宇气愤地吐了口气,站起身来去开门。他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那个拿走他们的东西、让他们陷入困境的人。

  “你还敢回来?”夏宇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狠狠地朝他脸上揍了一拳。

  黑导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重新走了过来,像是不知道疼痛一般。夏宇挥着拳头又要过去,林依薇拉住了他的手。武汉治疗癫痫病哪家好p>

  “别打了,现在打他也没什么用。”

  夏宇大口地喘着气,退回了屋内。黑导也跟着走进了木屋。

  “因为大雨,我在沙漠中迷路了。”黑导说话的声音很小,“东西我都会还给你们的。”

  “先把手机拿过来,我要打电话求救。”林依薇摊开了手。黑导从身上取下包裹,掏出几部手机来,都被浸湿了。他将手机放在了桌子上。林依薇拿过来看了看,叹了口气,惟一的希望又破灭了。

  听到楼下的争吵声,叶枫和茉莉走了下来。看着黑导的这个样子,他们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一点生气的想法都没有了。

  “你们还有一个人呢?”黑导抬起头环顾了四周,“我记得你们是五个人的啊!”

  夏宇站起身来往楼上走,说道:“我把他叫下来,看他要不要揍你。”

  林依薇目送夏宇上楼后头刚扭过去,就听到夏宇的一声尖叫。她焦急地往楼上跑,顾不得楼梯随时断裂的危险。夏宇就站在柳青文卧房的门口,一双脚在离他眼睛不远的地方晃来晃去,像是记录着时间。

  柳青文上吊了。

  画板就摆在卧房的中间。夏宇没有走进去,但他依然看到了画板上的几个字。

  世界上最美的画大概就是这样的吧——死亡。

  夏宇往后退了一步,握紧了林依薇的手,另一只手将房门拉上了。其他三个人坐在楼下没有动,抬起头来望着他们下楼。

  夏宇的嘴角在颤抖,“柳青文上吊死了。他用死亡作为自己最后的画作。”

  “孬种。”叶枫冷笑了一声,“他本来说要杀了我的,可是他没有做到,他只有勇气杀死自己。他注定成不了一个好画家。”

  “你少说两句不行吗?人都死了。”林依薇厌恶地回了一句。

  “看来我那个神婆朋友说得没错。”叶枫拨了拨头发,“我们是五人生还,因为黑导重新回到了队伍,变成了六个人,所以必须死一个。你看,柳青文死了,正好。”

  没有人去响应叶枫的话,他就像是一个魔鬼,重复着可怕的诅咒。

  雨停了。

  “这样的天气下北京癫痫临床治疗方法午会出太阳,然后我们跟着太阳的方向走就能到达花阳湖了。”黑导小声地说着话,生怕惹怒其他人一般。叶枫仰着头,似乎又在想些什么恐怖的事情,嘴角露出邪魅的笑。

  茉莉又在吃药了。“我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我要休息一会儿去。”她说完就匆匆地上楼去了,像是根本没有把柳青文上吊的事放在心上。倒是林依薇在一旁为她捏了把汗。

  他们整整安静了几个小时,只有彼此的呼吸声在耳边敲打着。楼上吊着一个死人,这件事好像都已经在他们心中变麻木了。

   五

  太阳的光线终于从门缝里挤了进来。

  林依薇笑着站了起来,似乎之前的阴霾都被这一束光给冲散了。“我去叫茉莉。”她朝夏宇说道。

  夏宇突然记起楼上有上吊的柳青文,马上站了起来说:“我陪你一起上去。”

  茉莉躺在床上,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到来而惊醒。林依薇摇了摇茉莉,说:“出太阳了,我们要走了。”茉莉还是没有动。林依薇本能地用手去探茉莉的鼻息,她猛地收了回来。

  茉莉死了。

  林依薇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夏宇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抱紧了她。两个人都止不住地颤抖。

  药瓶就放在地上。林依薇拿起来,她拧开了瓶盖。里面有一张小纸条,林依薇拿出来,看到了上面的字——

  我去那里再也不用吃药了,天堂。

  林依薇将瓶子里的药倒出来,仔细地辨认药丸上的小字,里面竟然掺杂着很多安眠药。林依薇叹息地摇了摇头:“她昨天跟我说,她从一生下来就有病,每天必须按时吃药。但是药并不能治病,她还是随时可能会死去。这种恐惧是别人体会不到的。所以我想她是故意加了安眠药放到瓶子里,拿到什么药就吃什么药。其实就是想在不知不觉中早点解脱。”

  叶枫看着脸色苍白的夏宇扶着林依薇下楼,“茉莉死了?”他抱着双手,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林依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讨厌他那种幸灾乐祸的表情。叶枫将旅行包提了提,说道:“这次旅行真是无聊极了。我又想起了朋友说过的话,五人生还,我们现在只剩下四个人了,看来她说的是无人生还,我们都得死。”

癫痫病中药疗法

  “你少说一句没人把你当哑巴。”夏宇对叶枫充满了愤怒,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头顶上落下来一丝清凉,心想这个木屋估计是漏雨了。那丝清凉慢慢地从头顶滑到了脸上,夏宇伸手抹了去,黏糊糊的。

  “血。”黑导突然指着夏宇,说道,“你的脸上有血。”

  夏宇连忙看自己的手,鲜红得刺痛了眼睛。然后他抬起头来,头顶的木板上早已经浸出了一片血红。夏宇往身后退出几步来,楼板上的血继续在往下滴,地面上像是开出一朵朵鲜艳的红花。

  林依薇屏住了呼吸,拿着纸巾帮夏宇擦干净脸和头发。

  没有人行动。黑导更是吓得靠在了门口,像是随时准备逃跑一样。木板对应的是柳青文睡的卧房。他是上吊死的。可是血依然在滴落。

  “终于有些意思了。”叶枫突然笑着站了起来,他开始往楼上走。所有人都看着他,不敢动一下。叶枫走到柳青文卧房的门口,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夏宇深吸一口气,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往楼上走。他小心翼翼地走到门口。他看到叶枫蹲在地上,盯着躺在床下的一具尸体。柳青文的尸体依然在绳索上晃动着,他的床底下有另一具尸体。尸体的旁边放着一把带血的小刀,尸体的脑袋和身子是分开的。

  那是叶枫的尸体。

  “原来我昨天晚上就死了呢。原来你真的把我杀了呢。”他的脸上开始是不相信的表情,而后露出一丝悲伤来。他朝夏宇苦涩地说了一句话——

  原来消失才真的是最无聊的事情呢!

  夏宇瞪大了眼睛,屋子里没有了叶枫,只有两具尸体。吊着的和躺着的。他踉跄着奔下楼去。“林枫死了,他其实早死了,只是他不相信而已。”夏宇拉着林依薇的手,急急地往外走。黑导跟了出去。

  “骆驼,那儿有骆驼。”林依薇虽然惊魂未定,但看到远处跑来的骆驼还是充满了惊喜。

  夏宇紧紧地握住了林依薇的手。骆驼慢慢地跑近了,这个时候他们才注意到两匹骆驼的身后拖着一个人。那个人已经死了,在沙漠中磨得面目全非。

  六

  夏宇不敢上去看,他朝身后的黑导问了一句:“你有刀子没?”

  黑导点了点安徽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头,递过去一把小刀。他快步地走到骆驼的身后,拾起绳子来,用刀一下下往绳子上割。黑导跟上前去,他抚摸着两匹骆驼,摇了摇头,许久才说:“这两匹骆驼好像是我的呢。”

  夏宇猛地抬起头来瞪着他,然后再看了看绳索后面绑着的尸体。他手中握着的刀也在颤抖。黑导阴沉的声音响了起来:“原来它们是受了闪电的惊吓,把我掀下去,拖死了啊。”夏宇不敢再听,他闭上眼睛,猛地一刀将绳索割断了。

  林依薇痴痴地看着前方,黑导已经消失了。

  夏宇走过去,将林依薇扶上骆驼,自己则骑上另一匹。骆驼开始朝着太阳的方向走去。夏宇整个人似乎都要虚脱了,他拉着绳子让两匹骆驼走近一些,朝着林依薇笑。

  “没事的,我们已经没事了。”

  林依薇点了点头,她努力地不去想刚才发生的事情。

  现在他们逃离了险境,朝着美丽的花阳湖,朝着新的生活前进着,这比什么都更重要。夏宇突然在骆驼的驼峰上发现了一枚戒指,正是他送给林依薇的,沾在毛发上没有掉下来。夏宇笑了笑,取下戒指,拉过林依薇的手给她戴上去。

  没有什么比这更美妙的事情了。

  她伸长脖子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

  骆驼缓缓地停了下来,发出低低的哀鸣。他们从甜蜜中抬起头来,他们看到远处的低洼里躺着两具尸体。他们像是在照着镜子一般,看到自己的脸,苍白而无力。

  记忆好像突然回来了。

  沙丘塌下来,他们被掩埋了。他们奋力地挣扎,可是呼吸越来越困难。细小的沙粒一股儿脑地挤进了口腔,堵住了喉咙。雨一直在下,没有人从沙丘下爬出来。

  为什么会回到原来的小屋?

  为什么脸色那么苍白?

  为什么一点饥饿感都没有?

  他们转过头互相看着对方,然后看向低洼中的尸体,至少他们是牵着手的,从来没有放弃过对方。

  这就足够了。他们相视而笑。

  两匹骆驼欢快地驶向远方,背上空空如也。

  对,叶枫你说中了。是无人生还。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mqrlx.com  鲜鲜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