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鲜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论张国军诗集《朝圣?八里庄》(下)-

来源:鲜鲜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4、鲜明的节奏感与疏野劲健的诗歌语言风格。

    由于诗人作诗多用简洁的词或词组、短句,故而诗中具有鲜明的节奏感,而又是这样的节奏,使诗人的诗歌产生一种劲健的美感。所谓劲健,是指诗中神奇雄健。风格作为总体性与稳定性的东西还是可以从整体上说明诗人的诗歌的艺术特征的。我认为诗人诗歌风格可以概括为疏野劲健;在诗歌语言上则有洗练雅致的特点。诗人诗歌中的语言风格问题我们将分以下几点来谈。由于每一首诗或诗人每一阶段诗歌不可能在语言风格上完全相同,而是有所侧重,我们从而能抓住这些点来进行探讨,但总体上诗人在一定时期的语言风格还是变化不大的。这样我们的风格与语言问题研究变成为可能。

    (1)有人评论诗人的诗作有“抑扬顿挫的音律,朗朗上口的音节”(深意如兰),故而有其诗歌的节奏美,这一点是符合事实的。我们注意到一点,即诗人多用单词、单句来结构诗歌,这是诗作产生节奏美的一个重要原因。而这又有什么特殊之处呢?我认为是有的,因为诗人以前是专注于旧体诗创作的(见序);其次,诗人出版了《张国军短诗选》,可见诗人也长于短诗创作。这样,诗集中继承或保留了以往的特色便有了根据。同时,这一点也恰好可以作为我们前面所说到的诗人诗歌在新诗创作中不薄传统,继承传统,保留中华诗美良好特质的证明,也是其诗歌传统与现代糅合的又一明证。如此,诗歌具有节奏音韵美便是理所当然的了。同时,我认为这一点也成为诗人诗歌劲健风格的一大重要原因。诗人正是由传统而来,很好的将中国诗歌的一些要素结合到新诗创作中,使之尤为生辉。

    (2)朴率的诗歌风格。朴率指诗歌具有质朴真率的艺术风格。这种风格也是有其成因的,一则与诗人的气质秉性有关,二则与其诗歌的审美取向有关,三是与其情感表达有关。
    朴率作为一种质朴真率的风格是侧重于感情因素方面的。在《多喜欢静》中,诗人表达了一种深刻的感情,诗人说:“我是喜欢静/喜欢静静的黄昏/黄昏里/没有一个人/不是说/我不喜欢被烛红点亮的女人/我只是喜欢静/喜欢/在一个失语的黄昏/让一支烟/温暖我干渴的唇/或者/让一杯斟满八里庄露珠儿的酒/燃烧我慵懒的心”。这首诗歌在风格上不仅具有朴率的特征,更让我们了解到正是这种对八里庄的深情折射出诗人受八里庄人民、风习所影响的内化为自身气质的那种质朴与真率,这大约成为诗人气质的一个重要方面,而正是这一方面深刻地决定了诗人的诗歌有了这样的风格。
    其次,在《八里庄的路》中,诗人写道:“没有多情的姑娘送我远行/只有我的爹娘/和借来的三块五毛钱陪伴/我带着这三块五毛钱的母爱上路/如同心怀一束八里庄三春的桃花/接兵的连长杨志英是四川人/他握着我的手笑了/说:“小鬼  这平原的路太平了/当兵  就是爬大山/到山顶才是好汉/我点了点头/就穿上了和大山一样的绿衣衫/那时我已经知道珍宝岛响起了不同寻常的枪炮声”,诗人是否有当兵的经历,没有足够证据,但依据诗人诗歌尚真的基本取向,应确有其事,这样,诗人作为一位军人的品质也成为诗人诗歌质朴真率风格的原因。
    第三,诗中还透露出诗人对于《诗经》尚朴尚真价值取向的继承和发挥。《NEXT EXIT》中第一节,《八里庄的雪》等多首诗中都直接引了《诗经》的诗句。《祝辞》中,《幻》中等借用《诗经》都表明这一点,这说明诗人是受到《诗经》的深刻影响的。而从《诗经》作为我国第一步现实主义诗歌传统的开山之作,其中优秀的尚质朴,尚真率,尚情礼传统便不可避免地渗入到诗人诗作的内在精神中,成为其中的一个重要内质。
    以上几点,足以构成诗作疏野风格成因的理由。同时,诗人所写题材的特殊性也成为这种风格成因的另一因素。

    (3)朴雅。

    这是与上面所谈的疏野有大的区别的诗作语言的另一特点。朴指诗歌尚朴,雅指诗歌语言雅致。这两者似乎矛盾,这雅也或许与上面的疏野矛盾,但我认为这两者,无论朴―雅,还是疏野―朴雅在本质上是相成的。而且正是由于这样看似矛盾的特色存在,才构成诗人诗歌丰富而深邃的意蕴。意蕴不是单纯表示内容的概念,它是指在丰富内容的前提下,对于内容的否定,是扬弃了的内容。这样这意蕴不单具有丰富波澜的内容,而且有了内容与内容之外的东西,这正是产生朴雅美感的根源。上面的疏野中也含有质朴,但它更侧重于情感上的质朴,精神上的质朴,这里的朴则是指的是诗歌的语言形式方面的质朴与雅致。这种诗歌语言来源于诗人对于中国古典诗歌语言的钟情,同时也是诗人作为诗人本身文化修养的体现,还在于诗人对诗歌语言的锤炼,其他的诗作大多交易看出这一点,而在《祭诗》中那种强烈情感的抒发中,诗人也做到了这一点,这是难能可贵的。正由于此,诗人抒写真情的艺术表现力便避免了流于直白,而是更富诗味。这一点也可作为我们前面所论诗人诗歌情感表达诗化特点的一个证据。
    “您的眼睛/闪动艰涩的光芒/那是生活赋予您的”“可是父亲/您是在病床上躺着啊/您已经耗尽了一声的气力/再没有气力独自攀爬岁月的台阶了”,里面不是直白地抒发感情,而是以十分丰富的富有诗的意味的词句来含蓄地表达这种浓烈的感情。这些词句是质朴的,又是典雅的,而不是单纯生活化的语言,它是精心凝思的结果。

    (4)劲健。

    诗歌简短的词句的运用成为这种风格构成的形式原因之一。简洁,凝练的词句所产生的美感势必是一种阳刚之美,而非阴柔之美,而又因诗人的词句多从古典诗歌中汲取养料,故使之有气而生。真情、质朴的感情又使之在构思过程中一气贯之,毫无委曲、板滞,故为文造气,笔下流畅,文气充沛。
    我们说诗人诗歌劲健,必是先有神、气,进而才说这神气雄健。神是说诗歌中固其有“精义”而有神,而就人来说,则是说人有内在精神、气概。神是人的精神,它是生命的统帅,而从神作为“精义”看,则就是说神是透露生命精神的最高关键。
  哪些是癫痫患者不能吃的;  而气则有丰富的内涵,一是指诗人的先天禀赋,包括气质、性格等;二是指诗人在先天禀赋的基础上形成的与创作直接相关的才性;三是指在前二者基础上形成的诗人对宇宙,人生的理解。这样,从对作品的意义来说,气就成为对作品具有决定意义的影响因素。也就是说,气相对于而言重主观表现,不重客观再现,重诗人的个性,重精神的自我创造。
    而与劲健相对的则是纤弱。诗人的诗歌就是具备神、气且神气劲健的这样一种风格。
    首先,诗人能写出生命精神之精义。诗人总是有一种“根”的意识。这种“根”的意识是通过对于生命本身的思考,对现世生命,鲜活生命的关注书写来表现的。这种意识不是某一个西方人的宗教般的情感或信仰。而仅仅是一种根的意识,有了这个“根”,诗人的一切生命感,外在的、内在的均可以鲜活的被感知;而没有这“根”,一个身为中国人的诗人或许便只能如一残风絮无心无根,流离飘荡。这“根”便是诗人紧紧握着的那一个最高的神,它便是诗人所意识到的,同时本身即是的生命精神的精义。这精义却又只是他所认为、所把握的精义。这精义不同于你的、我的,其他任何人的,因为这精义是各不相同的。每个人对于生命精神精义的理解与把握都是不相同的。但作为一个中国人,将这种“根”作为生命精神精义却又是完全合乎情理的。
    其次,诗人的诗歌是以气为主的,是诗的,重主观、重精神、重个性、重创造的。尤其在《祭诗》中,诗人浓烈、急切的情感几乎完全就是在胸中经久积淀的情感与思虑,才情与性格的抒发,其气势足以给人强烈的震撼力。试问,这难道不是因气而生的?诗人先天与后天的因素之上形成的对他于宇宙、人生的理解完全浸入到一种情绪中,从而使得这种情绪达到了一种极度个人化的主观状态中,从而使万物皆备于此情。所以说这部分诗歌构成了诗集诗歌中气势磅礴的重要部分。另外,诗人并不因文造情,而是出自真情来作诗,故而这情之真成为其气的来源与支撑。由此出发,诗人的诗作抒情浓郁,没有太多的描摹,而更多精神的自由创造。
    第三,正是由于诗人有自己所理解与把握的生命精神之要精义,他又如此看重它,在真情的抒发当中将之诗化,因情生文,故而诗歌带有了劲健的美学风格。①诗人所抒发的情怀是真的,博大的、热情的、生动的,故而风格劲健;②诗人所把握的生命精义不是消极的,而是深沉的、积极的,故而风格劲健;③由于诗人所追求的美学风格是尚情、尚真、尚朴的,故而风格劲健。
    综上,我们说诗人在诗歌的艺术取向上是偏重于尚朴、尚真、尚情、尚劲的。

    5、深刻的乡土情结与“根”的意识。

    可以说,诗集所有诗歌都是有向心的。它的向心所在就是一个心的所在,诗人自己说,“对我而言,这颗心就是我的八里庄。她构成了我一生一世不可逾越的心灵故土和精神家园!”。但我认为,诗人的诗歌其意义是远远超过这一点的,因为其意义不仅含有诗人个人的人生体悟与“根”的意识,而且推及文化领域,扩展为一种对文化的感悟。这种“根”的意识在诗歌中达到了深刻、丰富而细致的境地。
    我认为诗人这种深刻的乡愁情节与“根”的意识有以下六个方面的内涵:(1)童年所在;(2)亲情所在;(3)诗意与审美所在;(4)人生之根所在;(5)生命之根所在;(6)文化内涵。
    童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会是最美好的时光,诗人也一样,而他的童年是在八里庄度过的,那里的炊烟、黄昏、鹅塘、小院……所有的回忆都是在诗人心中极美好的,这样美好而纯净的童年印象对于诗人以后的人生、生活以及人格的形成有多大的影响,我想是很难估量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童年里成长起来的他成为了一位“热爱生命”,“灵魂深处”有“高雅的情操”,有“一种无所不至的人文情怀”的诗人,可见这童年不是一般的童年。那么这童年对于诗人来说他是如何看待的呢?《鹅塘》中写道:“我在夜晚放下幼年逮鱼捕虾的篓子/清晨/篓子里的鱼虾像霞光一样鲜亮”,似乎诗人意在表明这样一点:美好的、无羁的童真幼年成为清晨鱼虾的霞光般的鲜亮,童年倒成了后来辉煌的耕耘期与积淀期。这个回答我想应该是比较恰当的。这正揭示出诗人在八里庄的童年对于诗人的意义所在。
    第二,诗人的“根”的情节又是在寻亲情乡情之根,这“根”不仅仅是通过所有与亲人、乡亲的直接联系体现,更是通过八里庄的一山一水,一羊一犬体现的。在亲情的表现上,诗人并不是随人事而迁移情感的,而是将人事亲情始终建立在“八里庄”这个名称以及八里庄的一草一木之上的。作为一辈人,或一两位亲人,寿数不过几十年,它只能作为一种暂时的记忆,但是当诗人将这种亲情、乡情上升为一种表征,一种稳固而持久的情感标志时,这种亲情就不再是暂时的、短时间的,而成为永恒的象征,这一点正是诗人写“八里庄”的高明之处。它的好处在于诗人不仅将个人的情感深远化、稳固化,更将这种情感推及开来,成为对于一代又一代八里庄人的生活方式的书写,这书写便带有诗人个人视域的独特个性与八里庄的普遍性相融合的特征。
    第三,这“根”不仅仅是情感之根,是童年所在,而正因此而成为诗人诗歌的审美与诗意所在。诗人正是通过八里庄所有的人、物、事的书写而证明它的诗意一审美特性所在的。诗人眼中,手下的这所有不是物理世界,也不单单是生活世界,而是在更高层次上的一个审美与诗的世界。并不是因为诗人作为诗人,为写诗而使得八里庄的一切富有诗意,进入人们的审美关照。而是由于诗人的审美眼光与美的事物、人情相接触而产生诗意与美的。另一方面是,诗人最初的最深刻的对于八里庄的审美与诗意成为他后来诗意与审美的源泉之一。
    第四,诗人的根的意识还表现为寻求人生之根。《香火》中已经表现的很清楚:“我用了二十五年的时间/朝拜/佛教的四大圣地/为什么没有点燃物质的香火/而在我的心中/燃着/三柱香/第一支/是为/我的八里庄点燃的/五十年/我在梦里藏着/我在心中举着/我在风雨里流浪/荧光照亮我的一生”。对于诗人,照亮他一生的不是别的,而就是这八里庄,八里庄似乎是诗人人生的“根”的所在,即使走到遥远的地方,也是魂牵梦萦的精神家园。
    第五,诗人的“根”的意识还表现为寻求生命之根。八里庄并非一个似是而非的象征,一个毫无生气、死气沉沉的符号,而是一种生动的,鲜活的生命象征。它的出发点是对人的生命的关照,而它的整个过程与最终归宿癫闲病能治吗则是对人的生存、生命的关照。这一点不仅仅是的本质,也是诗的本质所在。诗人对亲人,乡亲的感情本身是一种深刻的生命观照,这关照不仅指向诗人自身,也指向人,而他对八里庄的故事的关照也恰恰在于肯定这些人的生存方式与生命状态;而到了写物,写景,则依然充满着诗人自身的情感,正是这些情感才使得这些非人的东西带有了人的色彩。这样,诗人以人的方式达到了对物的否定,从而在否定的过程中最终达到了对人的全面的关照,为我们保留了生命的原生状态。
    第六,诗人的“根”的意识最后表现为对文化之“根”的肯定。《教堂》一诗可作为这一点的证明。诗人看到一种西方文化标志的教堂矗立在八里庄的土地上,他的态度不是肯定,不是赞扬;而是惶惑,他总对于这种外来事物有所不适,故而诗人的情绪不是舒展的、和畅的,而是觉其“尖锐”,有种棱角感。这便是诗人久久积淀的本土文化、民族文化对于外来文化的一种态度。何以外来事物会使得诗人如此?因为他的“根”是建立在“八里庄”上的,而不是建立在另一种“教堂”文化的影响下的。这样,诗人在诗中对于他的文化之根的保留坚持便可见一斑。

    6、诗歌的否定辩证法。

    我们来看《一棵白菜》这首诗:“不是台湾故宫里价值连城的那棵/不是宣纸国画里倾城倾世的那棵/是八里庄的那棵/头伏萝卜二伏菜”,诗人写八里庄的那棵白菜,没有开门见山地直写白菜,而是先作了两个否定,它不是“台湾故宫里的那棵”,“不是宣纸国画里的那棵”。其妙处何在?我称之为诗歌的否定辩证法。首先,它是语言上的否定。它排除了语言表达上的几种可能性,它的结果是诗歌语言上的以否定有限而肯定无限,这无限是对于无限可能性的肯定。而同时,这种否定不是单纯的否定,它是类比的否定。诗人否定了“台湾故宫里价值连城的那棵” 白菜,又否定了“宣纸国画里倾城倾世的那棵”白菜,其实诗人否定了的是那两种白菜的形式,而非特质,即否定了台湾故宫和宣纸国画里两种形态的白菜,而在特质上则通过一种类比的否定达到了对八里庄白菜的肯定,也就是这八里庄的白菜虽不是这一棵或那一棵白菜,但确有那台湾故宫里白菜的价值连城,具有宣纸国画里的白菜的倾城倾世。
    其次,诗歌的否定辩证法还是意象上的否定,存在上的否定。这是说,诗歌的否定不仅是一种语言上的否定,它还是意象上更是存在上的否定。这否定又不是单就否定而否定,而是否定之否定,是肯定。对于前两种“白菜”的否定,是对有限的否定,对于有限的否定即是对无限的肯定。如此,这“八里庄的白菜”便有了无限的丰富内涵。因为通过前面的否定就让我们明白,这“白菜”还不是其他的哪一棵白菜,不是斑驳的,无生气的白菜,不是洗的干净等待富商贵胄吃的白菜……而仅仅是“父亲在汗水里栽种的那棵/是母亲在炊烟里素炒的那棵”,是诗人诗中的“白菜”,是作为独特意象,有独立内涵的“白菜”,这样“八里庄的白菜”具有了排他性;同时,从这“白菜”身上,我们可以看到父亲劳苦时的身影,酷日当头;我们可以看到母亲在炊烟里做饭时的因烟熏而满含泪水的双眼,这一否定不是对物象的单纯否定,在它里面,物因其自身否定,因其与人的关联而显现物自身的世界,也显现了一个人的世界,这一世界是一个物,人自身存在的世界。这样在否定物自身的同时其实是肯定了人。由此来看,这又是一种人与物自身的显现,这样的世界就是我们所说的诗的世界。总之,这样的意象就具有自我显现的特性。
    诗集中很多诗歌都运用了这样的手法,如“不是徐俊国鹅塘村的鹅塘/是我的/八里庄的鹅塘/不是一座鹅塘/是五座鹅塘”(《鹅塘》);“此刻/酒开始从杯子的外壁蔓延出来/不是溅溢”(《蔓延与弥漫》);“感悟不是顿悟/也不是彻悟/感悟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感悟与感恩》);“复杂的生活复沓复杂/感觉的幸福穷尽不同/痛苦/只有一种”(《痛苦只有一种》)等。

    7、丰富的诗歌内容与细致的叙事。

    这两点之间是有联系的,而非独立的完全不相干的两点,正因诗人丰富的经历,使得他不可能轻易的去抛弃一些富有诗意的细节,而因其丰富的经历与感受,故而使得诗歌的叙事细致,很好地丰富了诗歌的语言与内容含量。
    那么,诗歌有哪些丰富的内容呢?诗歌叙事的细致又表现在哪里?
    我们说,虽然诗集的主题是“八里庄”,但是这八里庄本身便内涵丰富。其人、物、事皆不雷同。不仅纵向上来看不一样,而且随着时间的变化,这些内容也表现出了不同的变化。而且很多诗歌本身并不能单纳入“八里庄”主题,它们的主题可以做多重解读。《神性与神喻》中对于神性的自然与生命、时间主题的探讨;《祭诗》中对父亲去世的沉痛哀悼与自责;《十三岁》中对抗战场景的想象;《雪后》中优美自然景色的描绘;《药方洞》中对于景观的描绘;《形之下》中对一种影子的捉摸不定的感觉的表现;《诗人的茱萸》中浪子思乡的描摹;《母亲与我》中写母子火车站相会的激动时刻;以及《新衣裳》中写节日欢乐与时光流转的诗,所有这些均为我们描摹出一幅幅诗的图画。足见其中巨大的信息容量。
    即使写母亲,诗人的各诗也互不相同,而是各有各的场景,各有各的安排。这样便丰富了诗歌的情感本身,这是通过景物的丰富而达到了情感的丰富。如《新衣裳》中:“母亲的心朗诵孟郊的诗句/痴痴地送我远行/很多年以后我才掂量出/一朵棉花的份量/母亲摘取的一朵棉花/温暖我的一生”,通过母亲为我做的新衣裳而表达了一个游子对母爱的反馈与感恩;《北京・我和我的父亲母亲》:“我的母亲如今快80了/体重不足80斤/像越来越瘦的信仰/弱不禁风”,这里诗人以一种饱经世故表面极平淡而实则深沉的语言直书了母亲的瘦弱;《三十年》:“母亲/我要一生的行走/再过三十年能否舒展你的笑颜/就让那些泪水窖藏为露的晶莹/润你的双唇”,对一个沧桑惆怅母亲的深情;《献诗・母亲》中用一朵棉花,一个玉米,一穗稻谷……来写母亲,极尽书写之能事。但是这写母亲,每一首诗都是不同风貌,不同韵味,没有完全类似的两首。这样来看,诗人就这一题材便挖掘地十分深入,描摹抒情细致多彩,从而为我们构造了一个丰富独立的世界。其他的例子很多,不再枚举。
    我们说诗人的诗歌叙事细致,一方面是从诗人为我们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叙写一段段故事,一种种情感的丰富多彩而言;另一方面也是说诗人写河北大的癫痫医院作手法所注重的细致。诗人往往能抓住生活中一件小事,进而将情感、诗意、叙事相融合,以小见大,使这小事并不为小,而成为很重要的事情,如以《牙齿与年轮》为代表的对母亲牙痛这件事的叙述;以《迁移与迁徙》为代表的父亲折纸样的事情的叙述,均是从摹写状物,以人们心理与动作的独特描绘来抒发感情,塑造人物的。
    以上是我们对《朝圣・八里庄》诗歌艺术特色的很不成熟的简要探讨。总之,由上可以肯定一点,这部诗集的独特艺术特色正是诗人情感、经历与艺术个性、修养的体现。

    五、诗歌分论与赏析

    下面我们以赏析最能代表诗人这部诗集诗歌水平的若干首诗为路径来对诗歌做一细部的论述与品评,力图能真正体味诗人诗歌的高超艺术与巨大美感。
    由于一些诗歌在前面已经分析过,故在此不再做专论,如《教堂》、《朝圣》、《香火》、《鹅塘》、《一棵白菜》、《三十年》《父亲  让我紧紧地拉住您的手》、《神性与神喻》。这些都是具有较大审美价值与艺术价值的优秀诗歌,我们应该继续深入广泛的研究、赏析。以下我们再拿九首比较优秀的诗歌来进行一简要的赏析。
    《两条地平线之间》中描绘了一个可爱的八里庄的形象,它在“两条地平线之间”,“我在东半球/八里庄是一个落日”,落日时往往是归家的时候,落日使人思归,这不仅由于日之落是日之归家,也在于日头落下去是落在山下,落在草地,实实在在地落下,还因为我们知道它明晨又必定会升上来,故而这落日是使人放心的,至少不会令人恐惧。另一方面,这落日又使人想到回家,游子无涯,落日时候必然要到一个归宿、一个家去的,而恰恰八里庄便是这样一个落日,它给人以安稳,归宿、家的感觉,使人放心,令人安眠。诗下一句写:“我在西半球/八里庄是一个朝阳”,这“朝阳”首先是对于前面落日的回应,落日下去,必会有朝阳,故而朝阳之为希望不仅在于它的喷薄、希望、生动、绚烂,更在于它是一种回应,而这种回应却并不是可以确切地被表述为什么,它只是一种回应。这样朝阳作为回应便是肯定,是人借物对自身的肯定。通过那朝阳,我们得到了一种自然的、世界的回应。再后面诗歌写道:“一个点燃我的梦想/一个照亮我的梦乡”。这里似乎前半句应对应作为朝阳的八里庄,后半句对应作为落日的八里庄,但作者没有写作:“一个照亮我的梦乡/一个点燃我的梦想”。这里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其实不是,因为同时作为落日与朝阳的“八里庄”是不能分割的,对于诗人来说,不论点燃梦想的,还是照亮梦乡的都只有一个东西,即八里庄。诗人讲“一个”“一个”,但归根不是两个,而只是一个,一个八里庄,这一个八里庄既是点燃我梦想的“朝阳”,也是照亮我梦乡的“落日”。这样的“八里庄”不仅在语言上错落有致,而且在意象上富于变化,这便是这首诗的高妙之处。
    《在路上》则充满了一种烦躁的情绪,而这烦躁则来源于焦急,来源于“我迟迟摸不到她(赵州桥两端弓着坚硬的脊梁)/和我八里庄翘盼的心跳”。这种情绪是强烈的,而正是这种强烈的情绪加之作者的心理感受,在诗中便为我们营造了一种急促而压抑的氛围。开头用几个连词连缀地名,写道路的抢修,一路可见的“标识”使诗人厌烦了这种“交通不畅的压抑/便如养生或林黛玉的身子弱不禁风/一面镜子露出的脸/贴满了随时要揭除的保湿薄膜”,这种情景不仅使诗人无心观赏,更则因为“我回乡的旅途/重新伸入一条缀着时髦补丁的裤子/时间被禁锢/我在一根塞满息肉的盲肠里蠕动”,这一系列都是一种不畅情绪的延续,似乎不能完结这种令人极不舒服的情景。下面更从天气,行路速度,塞车等客观的物象来渲染这种情绪:“天阴着/雨还没有落下来/速度隐遁/60公里/塞车如城市密不透风/就像生活随时可能弯曲或梗死”。直至最后几句,前面几乎全是对于这种情绪的渲染,诗人对这种情绪的表现不单是简单描述,而且是极生动地将想象力发挥到了很高的程度。但到最后,诗人才道出了产生这种情绪的根本原因,从而使人豁然开朗。原来并非这所有的物理事件使人压抑、不安,而是诗人心中多么急切地想“摸到她和我的八里庄翘盼的心跳”。这样的一种叙事可谓水到渠成,同时在表现效果上达到了由紧到松,由急促到缓慢,由绵延到戛然而止的奇特效果。
   《蔓延与弥漫》中诗人将酒使人产生的感受与乡情,对八里庄作为故乡的深深乡愁形象地联系了起来。开头诗人便虚拟了这种似醉酒的乡愁感觉:“酒开始从杯子的外壁蔓延出来/不是溅溢/是缓慢地流淌”,诗人区分了“蔓延”与“溅溢”。这酒之蔓延便是乡愁之蔓延,其独特在缓慢,这缓慢不单是速度上的缓慢,更则因为长久地积淀与熏浸而缓慢,可见乡愁之深,之广。同时它给人的感受不是很明晰、很具体的怎样的一种感受,而是“香氛晨雾一样蔓延/我沉湎其间醉在酒中”,这乡愁便如香氛般的气味,沉醉般的滋味,醉的感受好似将人的身心俱沉浸于中,而不能超越,不能拔出,即自失于其中,这便是诗人的乡愁,诗人是自失于乡愁之中了。有了这种极契合的感觉,诗人便因循导之:“虚构中的一瓶衡水老白干/距离我的八里庄近在咫尺”,这醉酒的感受与乡愁是如此类似,诗人宁愿去模拟、假想一种感受从而使他与八里庄亲近。后面继续这两种感觉的近似性,诗人对之的内心期盼如此强烈:“没有谁能够描绘/梦里故乡蔓延的色彩/只有一缕炊烟在梦里梦外”。这样,所有前面诗人写醉酒的原因便被揭示出来。他的乡愁是独特的,是醉酒般的自我意识,没有谁能体会他自己的感受,而这便是诗人乡愁的感受,那最为印象深刻与类似之处便在于“只有一缕炊烟在梦里梦外”。接下来,诗人以思考者的角度引导读者,同时更是自问,到底这“蔓延”与“弥漫”各自有什么内涵?他说:“弥漫/若一条绳索牵着我的手流浪缚住我的心/蔓延思念”。可见,诗人眼中无论两个词区别在哪里,在指向乡愁这一点上,二者是没有差别的。后面他继续追问:“醉酒的人醉了乡情什么时候能够醒来/到底有些什么东西在内心蛰伏/一个人静静地披上子夜的衣衫/到底有些什么东西在内心弥漫”。其实诗人是在一边回答,一边询问,这询问不是重复,而是力图挖掘出更深层次的那些东西。因为诗人总觉得那些东西不是用什么浅薄的语句便可以说明的。对此诗人自己也感到没有能力,故而最后他以一种最为贴切,也最为发自己心的话道出了自己的困惑:“当我说出醉人的孤独/它在我的周身蔓延流转”。这种孤独似乎不仅是一种折磨与纠结,在时间的长河里,诗人已因为他与家乡的牵连而内化为一种“醉人”的审美感受,一种情感体验,其之浓、之深、之广是完全可见的。
    《八里庄的羊与犬》则是一首弥散诗情画意与深情厚意的乡村牧歌。诗人武汉癫痫科专科医院将乡间的景物尤其是羊与犬与人,与诗人的深情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不仅为我们展示了乡村淳美的人情风景,而且更重要的在于揭示了农村人们的生活状态。而最后诗人又将其落脚点放在自己的情感上,这样便使人产生一种幻景,诗人是在实写还是在回忆,而由此便使诗歌的情感表达升到了较高的层次。“我知道八里庄的羊已经把这个春天含在了嘴里”,显然这是一个农村春天的到来,而羊吃春天新鲜青嫩的草则含蓄地透隐出春天生机勃勃,万物复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天人境界。“父亲年迈的腿脚踩疼了他的一生踩不疼八里庄初春的晨寒”,诗人将父亲生活的状态与自然联结起来,一面做到了对人的生存状态的关照,另一面也表现出父亲的勤劳、美好的品格,而这品格不是由于其他,而恰恰是这样一种生存状态下形成的。“这时候该让一场春雨莅临/拉开绿色的序幕”,诗人是不满足于羊把春天含在嘴里的,作为诗人,一个美的追寻者,对于八里庄的情感更则需要“一场春雨莅临”以“拉开绿色的序幕”。因为在诗人来看,八里庄的春不是小气的,它是绿色的纯粹化。真正的八里庄之春是在绿色序幕拉开之后才真正展示出来的。接着,诗人再将笔触转向父亲,父亲“反反复复叠着纸样”,再写人的生活,但诗人似乎对父亲以及时光流年有所叹息,“他和它的自由触不到年轻的时光与鲜嫩的青草”。诗人在自然与人的生活状态中是更倾向于关注后者的。但对于后者,诗人并不是单独去讲,而是与自然联结在一起来表现的。后面则进入人的生活世界,诗人为我们深情地描绘了父亲和母亲在八里庄的生活。诗人写这是幸福的,也是不安的,似乎对诗人来说,这种历历在目的清静就是最美的诗,而这诗里不仅有人,而且有与人朝夕相伴的自然,以及八里庄的羊与犬。“我已进入了梦乡/八里庄一直在我的梦里旋转摇摆/羊在草丛里狗在撒欢地叫我在梦里盲目地奔跑”。这是一幅生动的人与物和谐相处的画面。诗人也许是高兴的,他始终能梦见八里庄的羊与犬,但他的盲目地奔跑又或许带着些许晦涩,也许这盲目奔跑是诗人对于欢快的一种表达,但又带着些许不解,也或诗人只是忠实地展现梦境,也或另有所指,但无疑诗人为我们留下了一个美妙的疑问,让我们提出各种意见来猜测它,解读它。总之,它的意蕴是极丰富的。在这一题材的诗中,《迁徙与迁移》也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
    《形之下》显然有着诗人诗人惯于采用的表现手法,他总是在一首诗的叙事中前面用丰富的意象给予读者精彩感受,在诗尾则以深远的、蕴含诗味与哲思的几句作结,顷刻提升到非常诗化的境界,产生戛然而止而又意味深远的效果。这首诗因为所写的是影子,故而极其蕴藉意味,也或使读者搞不清写什么具体事物,但其实诗歌有些时候的确是不能说它具体写什么的,而恰恰正是由于它的意味、味,而使之成为诗,成佳作。所以,我们品诗便有这意味了。该诗前面写了一连串影子印象,“炊烟漂泊的影子/道路扭曲的影子/独轮车左右摇摆的影子/离开学校踽踽彷徨的影子/七十年代懵懵懂懂的影子/第六棵山茱萸树梢摸苍天耳垂的影子”,这些影子似乎可以连为一片,所以这影子其实并非抽象的不可捉摸的,它们是有一个共同点的,即“喧嚣的往事入梦。影影绰绰”,无疑所有这些影子都是诗人以前的喧嚣往事的影子,或因其年久而影绰而为影子,而这些往事不是真切的,而只是影影绰绰的影子,这样诗人便巧妙地将实体的东西虚化,从而使诗歌产生出一种虚实相生的朦胧美感。而结诗处一句“一步默片/声音迅雷掩耳”则极有力度,极见功力,将所有往事的影子以通感、比喻的手法化为一种极迅疾有力度的语言,从而使之产生一种力之美。
    《梦幻》是“梦”字主题诗里面最精彩的一首,诗里展现出诗人诗意的思考。“意识潜藏在时光深处/沟回的底部刻录八里庄”,诗人将抽象的意识具象化,他先是体会到意识的时间性,同时因其情绪表达,这种意识不是在别处,而是在时光深处潜藏。而后一句则便是将抽象化为具象,这与前面醉酒乡愁的不同在于,前者将具象抽象化,而这里将抽象具象化,而“刻录”则表现出这种意识的深刻、不可磨灭。年轮如流水,或流水如年轮说的是一个意思,“向阳的一面细密/阴面举一把刀/斩不断繁殖贫瘠的根系”,表达了诗人对生活的关注,也是一种感叹。不过,或许是意识与记忆本身是确切的,故而诗人寻找一些美好的不确切的梦幻事物来消解这种确切的“贫瘠”,也或许这意识与记忆还只是梦幻的初步,相对于梦幻来说它不够深刻,不够美好,故而诗人转向了对“梦幻的事物多么美好”的书写。“梦中的画饼/诗经的桃红/一朵花在少年的梦里打开自己的芬芳/梨花/蕴他渴慕的嫩白/麦香经年在眨眼之间”,所有这些梦幻之美却都不是诗人美好的诗心的表现么?只不过在这字里行间多了些沧桑的滋味。也许诗的妙处就在于这种恬淡的忧思,它不是对于美好的甜蜜思念,也非对流年的深重嗟叹,而是介于两者之间,若隐若现,似浓实淡的一种清淡玄远的境界。这便是诗味的充分表现。
    《雪后》则是一首脱离了“八里庄”主题的优美明丽的抒情诗。虽则题目是“雪后”,但全诗并不写雪,也大抵没有与雪相关的景象。诗人用一些极为纯净、优美的意象连缀起一幅雪后清凉爽静的画面。或者诗人写雪后是写雪消融后对于那种万物皆洗的清爽宁静的空明的描绘。先由小写起,一片枯叶里梗“像擎着你的青春/擎着一生的风霜”,可见诗人对于时间的关注。但他的态度不是消极的,因为他说“黄(枯叶的黄)不是死亡的纹理/大地孕育/色彩的触须”。而由这种对生命的肯定,诗人进而引入“返青的荷香”“远去的蛙鸣独唱爱情的交响”“枯荷”“石与水”这些意象,表现出诗人极力营造的宁静空明的意境。最后诗人诗人写道:“当我老了/像枯荷/倚石傍水而居”。这枯荷只不过是指在物理上的枯荷,而在精神上它还是如此净爽,高洁而优美,这和去“倚石傍水而居”都还是对一种幽静空灵之美的追寻。而正是这样富有禅意的境界中,诗人的“这首写了一世的情诗/宛若一个柔弱的动词/只擎着对你的爱”。可见诗人并非因经年而就去否定生命,忘却生机,而是在这经年中积淀一种空明与洁净,从而达到真爱的顿彻境界。这首诗从意境看,可谓言有尽而意无穷。最后将这境界落到真爱,则以夸张等高超的手法避免了流俗。
    《我要》诗歌行文基本上是属传统诗歌的表现手法,每节以“我要写下”开节,抒情风味浓郁。同时在诗歌气势与音律节奏方面也有很好的效果。另外,诗歌选材很讲究,意象上分别以“八里庄老墙角上的一张蜘蛛网”、“傍晚路过八里庄的乌鸦”、“八里庄一次比老漆还要黑的夜”、“雷鸣”、“雨”、“八里庄一个像秦砖一样老的老人”、“八里庄的桃园”、“八里庄一个不在史册的疯子”等来结构全诗,极大地丰富了诗歌内容,而这一个个又是一个个故事,诗人从多方位来表达他的思念,最后一节以几句富有张力的诗句作结,极为精彩。“‘我的思念是一张不可触摸的网’/我不要你轻易地触摸/你一触摸/我的梦就断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mqrlx.com  鲜鲜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